全球震动!多国公民紧急撤离 美国和伊朗真要开打了?被炸死的伊朗“三号人物”究竟是谁?

原标题:全球震动!多国公民紧急撤离,美国和伊朗真要开打了?被炸死的伊朗“三号人物”究竟是谁?   导读:美国空袭炸死伊朗军事指挥官卡西姆·苏莱马尼的消息令中东地区局势迅速恶化,美股大跌,油价飙升逾3%。   2020年首只“黑天鹅”降临!   据央视报道,当地时间1月3日凌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遭到三枚火箭弹袭击,两部车辆被烧毁,造成至少7人死亡。在袭击中,伊拉克人民动员组织领导人阿布·迈赫迪·穆罕迪斯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领导人卡西姆·苏莱马尼身亡。   这场惊天动地的“暗杀”行动立即引起国际社会关注。而中东的地区局势,也在隆隆的爆炸声中,迎来了巨大的变数。全球油价再度迈入飙涨轨迹。   美国“暗杀”行为遭多方谴责   伊朗:美国要对一切后果负责,将实施严厉报复   当地时间1月3日,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举行特别会议,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出席了该会议,这是他首次出席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举行的会议。   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表声明,表示对苏莱马尼的哀悼,声明中表示:“在今天的特别会议上,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考虑了这一事件的不同方面,并作出了必要的决定”。声明还说:“美国将对这种冒险主义行为带来的一切后果负责”。   哈梅内伊已经下令为苏莱马尼进行为期三天的公众哀悼。   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在事件后表示,“美国的国际恐怖主义行动,对苏莱马尼将军的刺杀行动,不仅极端危险,而且将愚蠢地导致局势升级”,“美国将承担它流氓冒险主义的全部后果。”   美国将向中东增派3500名士兵   据人民日报消息,特朗普在当地时间1月3日发表电视讲话。特朗普坦言,是他下令发起对伊朗将军苏莱马尼的空袭,因其此前策划“对美国进行迫在眉睫的险恶攻击”。特朗普表示,“我们采取的行动是阻止一场战争,而不是开启一场战争”。   据悉,美国准备向中东地区增派约3000兵力。   多国发布紧急安全公告要求公民紧急撤离   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周五敦促所有公民立即离开伊拉克。该声明是在美国针对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官展开暗杀行动后几小时发布的。   “由于伊拉克和该地区的紧张局势加剧,美国大使馆敦促美国公民注意2020年1月发布的旅行提示,并立即离开伊拉克。”   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在一份声明中说:   “美国公民应尽可能通过航空公司离境,否则将无法通过陆路飞往其他国家。”   除了美国之外,荷兰外交部警告说,巴格达的暴力和动荡正在加剧,并要求荷兰公民尽可能撤离;法国驻德黑兰大使馆警告本国公民,在为苏莱马尼举行三天哀悼的期间,不要参加任何集会。英国军方加强了其在中东地区基地的相关安全工作。   美国“暗杀”行为遭多方谴责   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谴责美国对苏莱马尼的“暗杀”,称这是地区紧张局势的“危险升级”。   俄罗斯表示,此次袭击是美国的“谋杀”和“鲁莽之举”。   美国另一位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伊丽莎白·沃伦称,特朗普鲁莽的举动使伊朗局势升级,增加了更多死亡和中东新冲突的可能性。   中方高度关注苏莱马尼遇袭事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1月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高度关注苏莱马尼遇袭事件。中方一贯反对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主张各方应切实遵守《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伊拉克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应当得到尊重,中东海湾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应当得到维护。“我们敦促有关各方,特别是美方保持冷静克制,避免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   被炸死的伊朗“三号人物”究竟是谁?   在被炸死几人中,卡西姆·苏莱马尼无疑是核心人物。他究竟是谁,值得特朗普如此痛下杀手?   中国人可能对他不太熟悉,但这个名字在整个中东,尤其是伊朗国内,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国内地位上,苏莱马尼是伊朗国内仅次于领袖哈梅内伊、总统鲁哈尼的第三号人物;在国际声誉上,他更是全球范围内公认的“中东谍王”。   这位传奇少将领导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精锐部队“圣城旅”近20年 ,是整个中东地区最有实权的将军之一。他被认为与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关系密切,并有望成为伊朗未来的领导人。   民众支持率甚至一度超过总统达到65%,2017年更是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百大影响力人物之一。   1957年3月,苏莱马尼出生在伊朗第二大省份克尔曼省的拉波尔村。   1979年,苏莱马尼加入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并进入神秘的圣城旅。   在1980年开始的两伊战争中,他开始展露自己的军事才华。战争结束后,仅仅30岁的他,便成为革命卫队塔拉赫师的师长,被称为“少年将军”。   上世纪末,苏莱马尼成为圣城旅的最高指挥官。随后,苏莱马尼逐渐成长为西方媒体眼中的“整个中东最出色的战略家”。   2000年时,由于善于情报搜集和侦察工作,当时的哈塔米总统授权其组建伊斯兰革命卫队特种部队圣城旅。这是一支在地区范围内维护和实现伊朗利益的特殊部队,成员都是身经百战的军人,后来发展到两万人。   在叙利亚问题上,他主导了伊朗对叙利亚的政策。在危急时刻,也正是苏莱马尼的战略建议使得叙政府转危为安。   在伊拉克问题上,苏莱马尼成功统合当地什叶派民兵、圣城旅和伊拉克政府军的力量,使阿米尔里成为伊拉克第一个成功抵御住ISIS攻势的伊拉克城市。   由此,苏莱马尼成为伊朗国内举足轻重的政治和军方人物。随着2003年以来伊朗影响力在地区范围内的不断增强,以及2010年以来中东发生的多国动荡,圣城旅的作用和地位迅速增强,苏莱马尼成为伊朗民众心目中国家利益的代表,也是领袖哈梅内伊的左膀右臂。   这样一位军事领袖一朝陨落,对伊朗、地区局势和美国的海外利益,无疑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全球市场再现动荡,油价飙涨 图片来源 / 21财经APP   由于中东地缘政治风险急剧上升,国际油价3日飙升。2月交割的WTI原油期货价格收涨3.1%,报63.05美元/桶,创2019年5月20日以来收盘新高。3月交割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收涨3.6%,报68.60美元/桶。   避险情绪升温促使金价继续走高,连续第八个交易日上涨。2月交割的COMEX黄金期货价格收涨1.6%,报1552.40美元/盎司,创2019年9月4日以来新高,周涨2.44%,连涨四周。COMEX白银期货收涨0.27%报18.095美元/盎司,周涨0.85%。   受此突发消息影响,A股油气股3日盘中狂飙,中曼石油率先拿下涨停板,带动石化油服走强,贝肯能源、潜能恒信双双逼近涨停板,通源石油、石化机械、洲际油气等纷纷盘中跟风。   隔夜美股大跌,其中道指一度在开盘后跌超360点。截至收盘,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跌0.81%,报28634.88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0.79%,报9020.77点;标普500指数跌0.71%,报3234.85点。   欧股市场3日涨跌不一。英国富时100指数收涨0.24%,泛欧斯托克600指数收跌0.33%,德国DAX指数收跌1.25%,法国CAC指数收涨0.04%。   地缘事件之手如何指挥油价?   上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一共发生过三次严重的石油危机,每一次都与中东地缘政治动荡有直接关系。   毋庸置疑的是,地缘事件是此次原油大涨行情背后的主要推手。地缘事件一定会带来原油市场的“吃饭”行情吗?   事实未必如此。   天风证券研究认为,地缘政治因素一定会抬升全球原油价格的朴素观点看似有理,但并不完全正确。2010年(特别是2014年)以来地缘政治事件频发,但对于全球原油价格的影响似乎没有预期中的大,全球原油价格的变动似乎并不总是跟随地缘政治事件,有时甚至会出现反向变动的情况,与传统认知不符。   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一是很多地缘政治事件仅存在潜在威胁,并不构成对原油供给的实质影响;   二是非OPEC国家原油产量不断提升为地缘政治因素带来的原油供应缺口提供了缓冲;   三是美国对境外原油需求下降,因而以美元计价的原油价格对地缘政治因素的敏感性降低。   该机构指出,如果地缘政治因素要起到提升油价的作用,至少同时具备以下三点前提:与主要产油国(特别是中东地区)相关;对原油供给产生实际抑制作用,而非潜在威胁;本国以及其他国家不能够迅速补充原油供给缺口。   美国和伊朗此前已经在特朗普的严厉制裁中处于对峙状态,极大影响了全球原油市场的不确定性。   2019年9月,位于沙特阿拉伯的一座原油处理厂和油田受到无人机袭击,直接引发了市场对于原油的供应恐慌。而这次袭击也被认为是伊朗针对美国制裁的报复行为之一。   美国极为罕见发动对伊拉克民兵的直接袭击,也导致市场对于伊拉克原油供给的担忧。据记者查阅,伊朗和伊拉克两国合计原油生产能力约为700万桶/日,但是从出口来看,伊朗2019年日均出口量仅为50万桶/日,伊拉克则约为350万桶/日。   不过,从目前的来看,受到袭击的基尔库克地区产量仅有几十万桶/日,而伊拉克的原油重镇位于南部巴士拉省,只要危机不蔓延至南部,伊拉克原油供给的保障就不会受到特别影响。   “目前还是建议以观望的态度来观看这一事件,”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伊朗这边本来出口就不大,收到影响也只是伊拉克产量较小的地区,目前看还是相对可控。”   油价能涨多少?资本方反应不一   在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看来,此次中东局势骤然紧张的最大受益者,正是押注OPEC采取新减产协议而买涨油价的资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多数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投资模型里,早已将中东局势紧张纳入买涨油价的重要因子。一旦中东局势骤然紧张,这个因子在投资模型的权重就会突然大幅提高,“引导”投资模型自动买入大量NYMEX原油期货多头头寸追涨油价获利,整个投资决策与交易流程甚至不需要交易员“人工操作”。   相比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资金“闻风而动”,企业套保盘则显得“姗姗来迟”。   多位国内化工企业套保部交易员向记者透露,尽管企业高层认为伊朗高官遇袭身亡给中东局势稳定与原油出口安全性构成巨大的冲击,但在中东地缘政治风险尚未明朗前,他们不愿贸然赌油价持续大涨。   “毕竟,此前一些国内民营化工企业主趁着中东局势紧张大举买涨原油期货套利,反而落得惨败出局,因此这次大家汲取了教训,不敢贸然追涨了。”上述国内民营石化加工企业套保部负责人透露。   不过,部分化工企业还是在1月3日买入一些境外原油期权产品,通过锁定未来的原油原材料采购成本以避免油价飙涨导致经营成本水涨船高。   随着1月3日中东局势骤然紧张,油价的地缘政治风险溢价幅度到底该有多高,让华尔街不少投资机构分歧趋于扩大。   记者多方了解到,尽管市场分歧趋于严重,但多数对冲基金倾向短期内进一步再抬高油价地缘政治风险溢价3-4美元/桶,即达到10美元/桶左右。究其原因,是此次中东紧张局势正吸引大量多头资金重返原油期货市场,令原油价格涨幅扩大。   此事会如何收场?   此事后续可能会引发三个方面局势的变化。   伊朗是否会报复,如何报复?   杀死苏莱马尼,这是特朗普几个月来在中东进行的第二次重大军事行动。去年10月,特朗普批准在叙利亚进行突击,杀死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据媒体报道,这次袭击预计将加剧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的紧张关系,并在已然动荡的中东地区,激起摩擦。这很可能标志着美国与伊朗之间开启危险的新篇章。苏莱马尼管理着伊朗在整个中东地区的网络,这大大增加了华盛顿与德黑兰及其中东代理人之间发生重大军事对抗的可能。   美国中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查尔斯·李斯特说,美军杀死苏莱马尼是“数十年来中东最大的事态发展”。苏莱马尼之死对于伊朗的地区议程来说是“巨大损失”,但是“他的‘殉道’会推动(伊朗)作出回应”。   那么,伊朗会作出怎样的回应呢?   深海区工作室的杨一帆表示,伊朗政坛一直存在对话与强硬两派的博弈,但此次事件后,无论伊朗国内存在怎样的经济困难和民意不满,高傲的伊朗人定会极为愤怒,为强硬派占得上风创造有利的舆论条件。因此,伊朗大概率会展开报复,只是报复的方式或许还在争论。   最坏的情况,无疑是在伊朗强硬派的主导下,不计后果地予以回应。但在各种因素的制约下,伊朗实施正面军事打击的可能性不高。更可能的是,“圣城旅”将充分发挥其特种作战的优势,通过各种非对称作战打击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存在。但无论哪种方式,美伊矛盾在新年恐怕都难免持续紧张化。   ING研究团队在最新研究报告中分析了伊朗可能采取的报复行动及其可能引发的后果:   1、油轮袭击。去年,海湾地区发生了数起针对油轮的袭击,伊朗的报复行动可能是进行类似袭击。尽管这种行动可能给油价带来短暂的上涨空间,但它不可能在可持续的时间内提振油价,事实证明,去年就是这种情况。   2、破坏穿越霍尔木兹海峡的石油运输。如果伊朗试图破坏或封锁穿越霍尔木兹海峡的石油通道,这将对石油运输产生更大的影响。全球逾五分之一的石油供应通过这条狭窄的海上通道。因此,任何阻止石油运输的尝试都可能拉高油价。但是,美国不会对此无动于衷,这只会加剧美伊紧张局势,增加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3、石油基础设施袭击。报复的另一种形式可能是袭击该地区美国盟国的石油基础设施。去年,胡塞武装出动10架无人机对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在布盖格和胡赖斯的设施发动袭击,一夜之间使得沙特的石油产能下降了570万桶/日。现在,不能排除再发生一次这样袭击的可能性。尽管沙特显示出可以相当快恢复产能的应变能力,但上次的事件确实证明,沙特的石油基础设施容易受到类似袭击。   伊拉克及中东的局势将会如何变化?   苏莱马尼在中东经营多年,有着巨大的网络资源。随着苏莱马尼的离去,这些他经营的网络会如何变化,会在复仇中发挥什么作用,中东局势又会因此发生怎样的变局,都值得观察。   而伊拉克作为苏莱马尼的葬身之地,现在存在变成伊朗和美国开战的战场,本已动荡不安的伊拉克局势是否又会加剧,变在进一步演绎当中。   美国国内将怎么样?   据最新消息,对于特朗普的“下令”斩首,包括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内的多位民主党人表示,此次美军行动没有获得国会授权。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Adam Schiff也在推特上谴责特朗普下令发动空袭的行为,称总统没有得到国会批准。   他表示,苏莱马尼要为暴力行为负责,没有他世界会更好。但是国会没有授权(此次空袭行动),美国人民也不想和伊朗开战。必须采取一切步骤,保护部队免遭局势进一步升级的风险。   2020年是美国的大选年。特朗普在此次斩首行动中收获到底有多大,目前尚未可知。但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麻烦似乎少不了。   中东会打仗吗?   据新华社报道,美国伊朗此次冲突加剧源于去年年底。   2019年12月27日,伊拉克北部基尔库克附近一处军事基地遭火箭弹袭击,一名美国承包商死亡,多名美国军人和伊拉克人员受伤。美方称,该袭击是什叶派武装组织“真主旅”所为,并指该组织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关系密切,多次获得伊朗援助。   作为报复,两天后,美军空袭“真主旅”位于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多处设施,导致至少25人死亡、51人受伤。   值得注意的是,自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重启对伊朗制裁后,美国和伊朗关系不断恶化。   2019年5月以来,美国加大对伊朗“极限施压”力度,对伊朗石油出口实施“零豁免”封锁,多次增兵中东应对所谓“伊朗威胁”,并出台多轮制裁打击伊朗武装力量及航运等。   作为回应,伊朗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专家魏亮分析,这一系列事件前后相连,是美国、伊朗两国斗争的延续,也体现两国在伊拉克力量存在的角力。下一步,事态是否会逐渐升级主要看特朗普政府的态度。他认为,目前看来,美国和伊朗不会大打出手。   1月1日,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参加新年庆祝活动前被问到,美国与伊朗有没有可能爆发战争。   “我不认为会这样。”特朗普说,“我爱和平。”   同一天,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强硬回应美国威胁的同时也提到,“我们永远不会把国家拖入战争”。   今天,让我们一起为中东祈祷,愿世界和平。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150)